申博官网管理网入口

<sub id="jWqRu"><audio id="jWqRu"><blockquote id="jWqRu"><ul id="jWqRu"><noscript id="jWqRu"></noscript></ul></blockquote></audio><li id="jWqRu"></li></sub><tr id="jWqRu"><ins id="jWqRu"><i id="jWqRu"><noframes id="jWqRu"><cite id="jWqRu"></cite>
<label id="jWqRu"><map id="jWqRu"><p id="jWqRu"></p></map></label>
    <optgroup id="jWqRu"></optgroup>

    • <i id="jWqRu"></i><q id="jWqRu"><strike id="jWqRu"><optgroup id="jWqRu"></optgroup><ol id="jWqRu"></ol></strike></q>

      1.  您的位置:首頁 / 資訊中心 > 行業資訊 > 金融證券 > 正文

        不良資產債務重組及相關擔保問題研究

        來源:申博官网管理网入口 發布時間:2019-01-27點擊次數:

           在回歸主業,不斷強化不良資產業務的形勢下,金融資產管理公司通過專業化的不良資產管理和處置能力,盤活存量資產、優化資源配置,在維護金融安全、支持金融改革和服務實體經濟等方麵持續發揮著重要作用。當前,不良資產市場進入新周期,除通過傳統的公開轉讓、訴訟追償等方式實現處置回收外,資產管理公司亟待通過多種途徑優化處置方案、提高處置效率,而債務重組正是當前使用較為頻繁的處置手段之一。本文意在簡析債務重組的性質,並分析在不同情形下債務重組對既有擔保效力的影響,以期拋轉引玉,引發不良資產從業者在設計債權處置方案時多一分思考,選擇合理的處置方案,實現債權的安全回收。

        一、債務重組的定義和方式

        債務重組並非法律概念,其定義可參見財政部《企業會計準則第12號--債務重組》(財會[2006]3號)第二條,即:債務重組是指在債務人發生財務困難的情況下,債權人按照其與債務人達成的協議或法院的裁定作出讓步的事項。這個定義中有兩個核心詞,即“財務困難”和“讓步”,其中“財務困難”體現了不良資產業務的“不良”屬性,不良債權本為逾期無法清償之債權,我們對不良債權進行收購、繼受取得債權時,債務人的履行能力與其在債權原始設立時的履行能力相比,已大為減弱,此時要求債務人依據債權原始設立時的約定履行全部義務,已為不能;而“讓步”則體現了我們對不良資產的處置思路,即需視具體情況采取一定方式讓渡部分權利,減輕債務人的負擔或改善其資產負債結構,激發債務人積極履行債務的動力,由債權人和債務人在新的情勢下達成新的平衡,並通過債務人對新平衡下債的履行,使債權人的債權得以實現。

        根據《企業會計準則第12號--債務重組》第三條的規定,債務重組的方式一般分為四種,一是以資產清償債務,如以物抵債;二是將債務轉為資本,如債轉股;三是修改其他債務條件,如豁免部分本息、改變債務履行方式、延長債務履行期限等;四是以上三種方式的混合。目前我們開展較多的重組方式為以資產清償債務和修改債務條件,而債務轉資本和混合方式重組是我們探索處置方向的新思路與新路徑,本文主要就資產清償債務與修改債務條件的債務重組進行探討。

        二、債務重組的法律性質

        基於合同的債務重組是指合同之債的當事人通協商一致,改變原有債權債務合同關係的法律行為。但進行債務重組是否意味著新的合同之債的產生並導致原有合同之債的消滅,現有觀點並不統一,有觀點認為是債之變更,有觀點認為是債之更新,亦有觀點認為是新債清償,具體如何定性,需結合債務重組的具體情況而定。

        (一)合同之債變更、合同之債更新及新債清償

        1.合同之債變更

        債的變更分為廣義變更和狹義變更兩種,廣義的債的變更包含債的主體變化和債的內容變化,本文探討的債之變更為狹義變更,即債的內容的變化。《合同法》第77條規定:“當事人協商一致,可以變更合同。法律、行政法規規定變更合同應當辦理批準、登記等手續的,依照其規定。”除少數依登記生效的變更外,合同之債的變更,在當事人達成變更合意時即可發生效力,其目的在於改變合同之債的部分內容而非消滅原有的合同之債。若債務重組被定性為債之變更,則當事人重組後的債權債務關係仍受原有合同的約束,並在此基礎上由債務重組的約定進行部分調整。

        2.合同之債更新

        合同之債更新,是指合同當事人因成立新合同而使舊合同為之消滅的法律行為,其實質是消滅原有合同之債,設立新的合同之債。新的合同之債的法律效力,應於新的合同有效設立時產生。若債務重組被定性為債之更新,則當事人重組後的債權債務關係不再受原有合同的約束,而僅由債務重組的約定進行調整。

        3.新債清償

        新債清償,亦稱間接給付或為清償之給付,是債之清償的方式之一,指債務人為清償舊債務而與債權人達成一致設立新的合同之債,當新債履行完畢時,舊債消滅。目前我國法律對新債清償並無規定,但散見於法院的裁判觀點之中。若債務重組被定性為新債清償,則當事人重組後的債權債務關係處於不確定狀態,既可能由原合同調整,也可能由重組合同的約定調整,但二者隻能擇其一而行之,不能同時適用。

        (二)關於債務重組性質的司法裁判觀點

        業務實踐中的債務重組一般都通過簽署協議對原合同之債的內容進行了改變,通過債務重組協議之外觀實難區分其性質,下麵試從幾個案例來了解司法實踐中法院的裁判觀點。

        1.某AMC遼寧省分公司與H公司不良債權追償糾紛再審案 [1]

        本案中,原債權人J銀行與債務人H公司就債務清償達成《協議書》,約定:“H公司於該協議書生效之日起20日內,向J銀行支付款項100萬元人民幣,該100萬元先用以償還J銀行訴訟過程中發生的各項費用,剩餘部分用於償還H公司所欠J銀行的貸款利息,利息未清償部分,由J銀行製定可行的還款計劃並交予H公司審查通過……H公司償還上述款項後,如符合貸款重組條件,J銀行將為其辦理4380萬元貸款的重組轉期手續”。法院裁判觀點如下:

        一審法院認為:“《協議書》內容並非新設債權債務,隻是對原貸款債權的還款方式做出的細化。《協議書》對原債權並未作任何擴大或縮小,也未出現新的債權產生的原因。因此從《協議書》上看,並無新設債權債務之意。因此,《協議書》中所述債權與原債權為同一債權”;最高人民法院再審時認為:“H公司所欠貸款本金,將以重組轉期手續的方式償還,《協議書》的性質應認為屬於合同變更。”

        本案中,法院基於協議書未擴大或縮小債權,僅調整了還款方式,且無新設債權債務之意,認定協議書的性質為債之變更,其所述債權與原債權為同一債權。

        2.馬某與S公司、D公司、張某、楊某民間借貸糾紛案[2]

        本案中,債權人馬某先後通過出借資金、債權受讓等分別對債務人D公司、張某各享有兩筆債權,合計四筆金額不等的債權,四筆債權項下交互有D公司、S公司、張某提供的保證擔保,後馬某、D公司、S公司、張某共同簽署了《共同償還確認函》,約定四筆債務均由D公司、S公司、張某共同償還。法院裁判觀點如下:

        法院認為:“該《共同償還確認函》約定由D公司、S公司、張某共同償還原告上述借款本息可視為債的更新。”

        本案中的確認函改變了原債權項下債務清償責任及擔保責任的承擔主體,將四筆債權整合在一起約定進行共同清償,對原債權債務關係的改變較大,使債喪失了同一性,故被認定為債的更新,各當事人依照更新後的協議約定承擔責任,原債權合同對當事人不再具有約束力。

        3.T公司與X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 [3]

        本案中,債權人T公司與債務人X公司在債務履行期屆滿後簽署《房屋抵頂工程款協議書》,改變了工程款債權的履行方式,約定X公司以其名下房產抵頂T公司部分工程款,法院裁判觀點如下: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基於保護債權的理念,債的更改一般需有當事人明確消滅舊債的合意,否則,當事人於債務清償期屆滿後達成的以物抵債協議,性質一般應為新債清償。……若債務人未實際履行以物抵債協議,則債權人與債務人之間的舊債務並未消滅。也就是說,在新債清償,舊債務於新債務履行之前不消滅,舊債務和新債務處於銜接並存的狀態;在新債務合法有效並得以履行完畢後,因完成了債務清償義務,舊債務才歸於消滅。”

        本案中,當事人雙方以以物抵債的協議改變了原合同之債的履行方式,法院基於保護債權的理念,認為債的更改需有當事人明確消滅舊債的合意,認定該以物抵債協議為新債清償,在新債務履行完畢以完成債之清償義務之前,舊債務並不消滅,新舊債務處於銜接並存的狀態。

        (三)《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執行和解若幹問題的規定》對債務重組性質判定的影響

        《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執行和解若幹問題的規定》(下稱《執行和解規定》)第九條規定:“被執行人一方不履行執行和解協議的,申請執行人可以申請恢複執行原生效法律文書,也可以就履行執行和解協議向執行法院提起訴訟。”這裏的執行和解協議,可以理解為新債清償,原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債為舊債,執行和解協議確定的債為當事人合意形成的新債,當新債未能履行時,舊債仍存續,《執行和解規定》賦予了債權人任意選擇權,這為我們處置已經進入執行程序中的債權提供了新的思路。

        三、債務重組對擔保效力的影響

        債的擔保是債權人實現債權的重要保障,前文贅述債務重組的法律性質,其目的在於根據不同情形下對債務重組性質的不同判定,厘清我們在不良債權管理和處置實踐中的工作思路,采取不同措施,維護既有擔保的效力,在維持債權穩定的大前提下,安全的實現回收。

        (一)合同之債變更情形下的擔保效力

        債之變更是對債的部分修改,未產生新債亦不導致舊債消滅,因此債之變更並不當然導致擔保關係的滅失,具體效力如何,應結合擔保的種類、擔保的範圍等因素,依據法律法規的規定,分析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並進行綜合判斷。

        1.對保證效力的影響

        債之變更對保證效力的影響,在《擔保法》及其司法解釋中已有相關規定。《擔保法》第24條規定:“債權人與債務人協議變更主合同的,應當取得保證人書麵同意,未經保證人書麵同意的,保證人不再承擔保證責任。”;司法解釋第30條規定:“保證期間,債權人與債務人對主合同數量、價款、幣種、利率等內容作了變動,未經保證人同意的,如果減輕債務人的債務的,保證人仍應當對變更後的合同承擔保證責任;如果加重債務人的債務的,保證人對加重的部分不承擔保證責任。”

        債的變更直接影響了債務人承擔責任的內容,從而影響了保證人承擔責任的範圍,從以上規定中我們似可推斷,若債之變更已取得保證人書麵同意,則保證效力不受影響;若債之變更未取得保證人書麵同意,則保證人對加重的部分不承擔保證責任。因此,在合同之債變更時,取得保證人的書麵同意,對維係既有保證的效力至關重要。

        2.對抵押效力的影響

        我國物權法及擔保法對抵押權的取得做出了規定,即抵押權的取得可分為依登記取得和依合同取得,但法律並未對債之變更對抵押效力的影響做出規定。鑒於抵押和保證一樣,都是對債務履行的擔保,都是附屬於主債權的從權利,主債權之變更對二者效力的影響應有可參照之處。

        如上文所述,債的變更需取得保證人的書麵同意,那麼據此應可推斷,債的變更亦需取得抵押人的書麵同意,否則,抵押人對加重的部分不承擔抵押責任。同時,針對依登記取得的抵押權,如建設用地使用權之抵押,因其效力係依登記產生,故除需取得抵押人的書麵同意外,另需辦理相關變更登記手續,否則抵押人仍在原抵押登記範圍內承擔擔保責任;針對需依登記對抗善意第三人的抵押權,如生產設備之抵押,因需依登記取得對抗第三人的效力,也另需辦理相關變更登記手續,否則在實現抵押權時,可能因第三人的介入而影響債權人的優先受償權。

        3.對其他形式擔保效力的影響

        擔保債權是從屬與主合同債權的附屬權利,主合同之債的變更改變了擔保債權賴以存在的基礎,繼而改變了擔保人承擔責任的範圍,影響了擔保的效力。雖我國法律隻對主合同之債變更對保證效力的影響作出明文規定,但從擔保債權從屬性的邏輯上看,其他形式擔保應能準用保證的相關規定,即在合同之債變更時應取得擔保人的書麵同意,同時應視該擔保是否依登記而設立或依登記對抗第三人而另行辦理相關變更登記手續。

        (二)合同之債更新情形下的擔保效力

        鑒於債之更新的目的為消滅舊債,設立新債,債之更新勢必導致原債權的消滅,此時原債權項下的擔保作為附屬於原債權的從權利,勢必一並歸於消滅,我們自無法在合同之債更新後依據原有的擔保協議追究原擔保人的責任。故我們在實踐工作中需審慎使用債之更新,並應注意避免使原意為債之變更的重組被認定為債之更新。

        (三)新債清償情形下的擔保效力

        新債清償使新債舊債並存,舊債未履行完畢前新債仍存續,於債權人而言,相當於同時擁有了兩個目的一致,但不能同時被清償的債權。此時,若舊債之上有既存擔保,在當事人未解除既存擔保的情況下,既存擔保應仍然有效;同時,若新債項下另行有效設立了擔保,新債項下的擔保也具備效力,從這一點來看,若債務重組被認定為新債清償,對債權人是最為有利的。

        四、對債務重組實踐工作的思考

        如前文所述,對債務重組的定性會影響原債權項下既有擔保的效力,繼而影響債權安全回收,那在債務重組的實踐工作中,如何謹慎采取債務重組手段、有效承繼原債權項下擔保,保護我方債權,具體而言,可從以下幾個方麵著手:

        (一)厘清交易目的,選擇合適的協議形式

        在多數針對金融不良債權進行的重組中,我們希望維係原債權協議的效力並承繼原債權項下的擔保,此時為體現債權的延續性,宜采取簽署補充協議的形式對重組事宜進行約定,使重組從外觀上表現為對原債權的變更而非更新。

        在涉及對多筆債權的一攬子重組時,除就整體重組方案簽署總的框架協議外,宜就各筆債權另行簽署單戶補充協議,一方麵可以明確各筆債權項下債務人及擔保人在重組後的義務,另一方麵可避免因對原債權要素的過大變動而使其喪失債的同一性,致使原各筆債權脫保。

        (二)在協議中明確合同簽署目的

        合同應以當事人的意思自治為原則,司法實踐中法院在進行裁判時亦注重對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的判斷,在不違反法律規定、不影響第三人權益的情況下,應根據當事人雙方的意思表示確定各自的權利義務。與其將合同目的留待法官裁度,不如在擬定合同時就對其予以明確。首先,應重視對鑒於條款的描述。鑒於條款在合同中一般起到闡述合同簽署背景,明確合同簽署目的的作用,若在鑒於條款中即明確協議簽署之目的為保障債權人債權之實現而非創設新的債權,則可使我方在糾紛出現時掌握先機;其次,應在協議中扼要描述債權流轉和原債務履行的情況。不良債權多為已幾經流轉並被不完全履行的債權,對債權流轉過程和履行進展的表述不僅不可遺漏,而且是變更合同時首要表述的內容,若不進行描述,可能使合同履行出現斷層;第三,在我們希望新舊債權和諧共存,由我方掌握自主選擇權的情形下,宜在協議中對重組後新舊債效力皆存續的事項予以明確,通過協議的簽署由各當事人對上述事項進行書麵確認。

        (三)履行通知義務,取得既有擔保人的書麵同意

        在合同之債變更的情形下,原擔保人對變更事宜的書麵確認是穩定原擔保效力的關鍵,因此在實踐工作中,應協調取得原擔保人同意重組並繼續承擔擔保責任的書麵確認文件。同時,根據《公司法》第十六條[4]對公司對外擔保的程序性規定,公司對外擔保內容的變更亦應遵守上述程序性規定,即應取得擔保人決策機構的決策文件。並且,因金融機構在業務開展中被附加的較高注意義務,應注意審查該決策的有效性。

        然而,業務開展的實際情況往往不能滿足我們取得擔保人有效書麵確認的美好願望。尤其在原債權的擔保人是債務人的非關聯方的情形下,往往債務人的重組意願較強但擔保人的配合度不高,此時,“若無法取得原擔保人對重組債權擔保的任何書麵確認文件,則原有擔保全部或部分脫保的風險較大,一方麵應做好對原擔保權利的時效維護工作,另一方麵若原有擔保為重要擔保措施,建議同時論證分別重組的新增擔保可覆蓋性問題後考慮是否選用對該等債權進行分別重組以盡量降低重組債權變動較大而被認定為新債進而脫保的風險。”[5]

        (四)適時辦理擔保的變更登記手續或重新辦理擔保登記手續

        《中國銀監會、國土資源部關於金融資產管理公司等機構業務經營中不動產抵押權登記若幹問題的通知》(銀監發[2017]20號)的出台,為資產公司解決“登記難”、“變更難”的問題提供了政策依據,該通知的第二條規定:“金融資產管理公司收購不良資產後重組的,與債務人等交易相關方簽訂的債務重組協議、還款協議或其他反映雙方債權債務內容的合同,可作為申請辦理不動產抵押權登記的主債權合同。”據此,我們可在重組實踐中積極爭取,辦理相關變更登記手續,若登記機構不認可變更登記的可操作性,應在盡量縮短擔保空窗期的前提下,選擇同時辦理解押和抵押或先辦理二押再解押的方式,維護擔保效力。

        [1](2013)民提字第57

        [2](2015)綦法民初字第04028

        [3](2016)最高法民終484

        [4]《公司法》第十六條“公司向其他企業投資或者為他人提供擔保,依照公司章程的規定,由董事會或者股東會、股東大會決議;公司章程對投資或者擔保的總額及單項投資或者擔保的數額有限額規定的,不得超過規定的限額。公司為公司股東或者實際控製人提供擔保的,必須經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

        (摘自:東方法律人)





        上一篇:股票質押的困境與救贖
        下一篇:去年全年資管業務規模蒸發3.1萬億 期貨最慘C位出道